新闻中心

济南海关眼中,渤海实业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发布日期:2017-07-01点击量:1372

 大豆是山东省进口量最大的农产品,2015年在融资性进口受限和生产动力不足双重压力下,山东省大豆进口出现断崖式下滑,当年进口量、值双双下降。2016年,部分企业仍未从重创中恢复元气,山东省大豆进口延续上一年的下降态势,全年共进口大豆1416.5万吨,价值367.1亿元,比2015年分别下降11.1%、13.2%,但整体降幅明显收窄。全年共有18家企业参与大豆进口,较2015年减少7家。随着竞争者的减少,山东省大豆进口集中度进一步提高。
 


“为伊销得人憔悴”
2016年山东省大豆进口量下滑,与融资性进口大幅减少密切相关。自2014年下半年开始,融资商品仓单重复质押及企业信用风险事件频发,导致银行严控贸易融资。受此影响,2015年山东省大豆进口遭受重创,进口量值分别下降40.7%和55.2%,也是近10年以来山东省大豆进口首次暴跌。时至2016年,企业信用证开立依然受限,融资进口的减少引发了大豆进口10强榜单的新一轮洗牌。


 

山东晨曦集团有限公司作为2015年大豆进口“状元”,在2016年进口量和进口值分别下降33.7%和34%,让出榜单头把交椅,跌至第2位,在进口百强总榜单上的排名也由第8位滑落至第22位。同期,受到影响的还有中粮黄海粮油工业(山东)有限公司和临沂盛泉油脂化工有限公司,企业迫于形势和资金压力调整进口计划被挤出了2016年10强榜单的“大门”。此外,2016年排名第7位的中益海(烟台)粮油工业有限公司和新晋企业高密市新春油脂有限责任公司进口业绩也出现明显下滑,在进口百强榜单中分别下降9个和12个位次,列榜单第52位和第88位。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国家加强融资监管以来,虽然山东省大豆进口总量减少,但有利于大豆加工产业回归本源,大豆生产企业的进口量明显增长。在经历了前几年的低迷走势之后,2016年国内大豆下游产品价格出现回升。其中,豆油的竞争产品棕榈油和菜籽油2016年产量均因气候原因下降,拉动国内豆油价格由年初的低位,逐步震荡攀升。另外,大豆蛋白是我国生猪养殖、水产养殖、禽类养殖所需要的植物蛋白的主要来源,2016年期间,豆粕的销量和价格也在国内养殖利润回升、补栏热情增加的大环境下出现明显上浮。

下游产品的价格上涨,刺激大豆加工企业压榨利润回升。2016年,除了4月至6月份美豆大涨时压榨利润下降,大部分时间油脂加工企业都有比较好的利润,大致处于250-400元/吨的高位,良好的压榨利润刺激油厂保持高开工率,促进生产企业增加大豆进口量。
 


得益于行业回归良性发展,市场需求快速回升,大豆加工型企业开始放开手脚,一路“高歌猛进”。在2016年大豆进口10强榜单上,加工企业表现抢眼,有6家生产加工企业进口量实现正增长。
渤海实业集团是美国、巴西、阿根廷等国家的大豆协会优质会员,在全球具有较高的企业信誉和知名度。2016年其旗下的山东渤海油脂工业有限公司大豆进口量增长10%,成为山东省大豆进口新科“状元”,在当年山东省进口百强总榜单上保持第17位的好成绩,而其兄弟公司青岛渤海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进口大豆增长9.9%,位列大豆进口10强榜单第4位。
另外,同属于香驰控股有限公司的山东香驰粮油有限公司、龙口香驰食油有限公司2016年由于集团内部调整,两家企业进口量出现互补性涨跌变化,不过并不影响他们再次双双进入大豆进口10强榜单,在当年山东省进口百强总榜单上分别位于第29、66位。
 


10强榜单中,日照市凌云海糖业集团有限公司可谓是“老树发新芽”,在国内大豆压榨行业红火势头的带动下,2016年企业重启了停滞多年的大豆加工业务,恢复大豆进口并一举冲入10强榜单列第9位,在我省进口百强总榜单大幅上升34个位次,列第45位。
总之, 2016年,山东省大豆进口量前10位企业合计进口大豆1269.8万吨,价值344.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2%和4%,分别占当年山东省大豆进口量、值的89.6%和93.7%,比重较2015年上升4.4、8.7个百分点。
 


“山寺桃花始盛开”
2016年,“基差销售”这种大豆和豆粕产品采购、销售新型模式的“走红”成为大豆进口增长的强劲助推力。“基差销售”定价采用“合理基差+期货价格”的模式,卖方与买方在签订销售合同时只确定基差,最终价格由买方在签订合同到最终提货期这段时间内任意选择一天相应期货品种合约的价格加上此前确定的基差确定。这种定价模式可以有效降低企业的经营风险,实际上部分油厂在提前预售基差后,通过内外盘套保,基本提前锁定压榨利润,大大降低企业为油脂和粕类的行情变化所承担的经营风险。

“莫言下岭便无难”
2016年我国累计进口大豆8391万吨,增长为2.7%,预计2016年我国大豆对外依存度达到87%。虽然山东省大豆进口呈下降态势,但是面临的问题与全国基本一致。
 


 

大豆需求不断增长与大豆种植面积不足、国产大豆压榨出油率低的矛盾,压榨企业产能不断提升与国内供应量不足、大豆价格竞争力低的矛盾,身为全球最大的大豆购买市场与长期缺失大豆国际定价话语权的矛盾,都导致我国大豆对外依存度逐年升高。
此外,国务院印发《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明确取消油脂加工外资准入限制。允许外资投资油脂加工,将有可能引发新一轮外资企业投资油脂加工业的热潮。国际食用油行业巨头掌控着国际食用油料贸易的供给来源,将会借助大豆采购的渠道优势,优先采购进口大豆,可能进一步推高大豆对外依存度。



发展建议
随着大豆加工收益改善,企业扩大再生产意愿的增强,预计2017年全国大豆压榨总产能可能进一步提高至1.8亿吨左右。在火热的市场行情下,大豆进口和加工的龙头企业更要立足市场实际,明确企业定位和发展路径,科学规划产能,促进行业健康向好发展,寻求突破国外巨头的行业垄断,争夺更多话语权。
2017年,国家持续重点关注“三农问题”,提出要建立大豆、天然橡胶等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进一步优化农业区域布局,鼓励扩大大豆种植面积,提高国产大豆的品质和效益,将有利于缓冲进口依存的风险。此外,针对国产大豆高蛋白含量优势特性,龙头企业应大力发展精深加工,努力与国际大豆实现差异化竞争,形成资源高效利用,增强国产大豆的竞争力。